8533651111
130-99629-900
导航

在ps横行的今天,我们还需要学摄影吗?

发布日期:2020-08-28 11:58

 
   文章来源:news.sina.com.cn 时间:2020-08-28
 
    批评若不自由赞美则毫无意义
 
    摄影太难,难就难在它太简单。设备越好,照片越拍越清晰。面对摄影,我们还需要学吗?

 
    一
 
    伦敦白天天有些阴,晚上倒是天上繁星点点。晚上走在去镇上的路上,发现一些邻居们的房屋都搭起了架子。这两三年,伦敦房价疯涨,也让不少人动起心思,想把自己的房屋进行改建,增加一些空间,或出租,或增加房屋的价值。

 
 
    三年时间,差不多伦敦的房屋平均都涨了一半以上。
 
    伦敦的房价再涨,也涨不赢国内。
 
    二
 
    大约三四天前,我在网上问候自己多年的老朋友L君,他是江西下边一家地市晚报摄影记者。问他近况,他说,准备辞职。
 
    做文化产业。他回答我说。
 
    摄影记者有转行的想法,在我的朋友圈内不少。不少人私下里也跟我探讨过他们的各种选择和可能。比如,有的想挂在单位上,自己在外面弄一份商业摄影的活儿。有的想辞掉工作,专行投入自己其它领域擅长的地方,比如餐饮。也有的想辞掉工作,出来读书。也有人成功转型,成了新媒体方面的代表或权威专家。
 
    媒体不景气,部分报纸已经出现关门或裁员迹象。有的是明着让你走,有的是变相让你走,比如降薪。这个时候,每个人才突然发现,以前在单位上挺受重视,突然间就变得不那么值钱了。
 
    大约是2004年或2005年,我在江西参加过一次会。晚上就去了L君他们报社参观。那个时候,他们报纸刚刚改版,大约有20人左右的样子。大家雄心勃勃,都想干出一番大事来。
 
    也就是10年时间,报纸却呈现出令人绝望的趋势。L君的报纸,也不例外。
 
    周边有各种想法的摄影记者,很多。
 
    很多人自信自己在社会上有些关系,如果转行,别人也会给些面子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 
    这些手拿相机的记者转行,会有机会吗?!
 
    我的问题是:如果连职业摄影记者都在转行,我们还要学摄影吗?
 
    三
 
    我突然想起在BBC看到的另一部纪录片。名字我记不清了,但故事情节却让我永生难忘。
 
    在伦敦金融城金丝雀码头,有一个渔市,渔市里有一个小贩,很会赚钱,几十年来从不失手。他也被外面盛传为全世界最会赚钱的小贩之一。
 
    BBC的损招来了。
 
    节目组给了这个小贩5000镑(约相当于人民币5万元),让他去纽约卖鱼。因为纽约也同样说英语,他又在伦敦这个行业里经营了几十年,所以自信心满满。
 
    到了纽约,才发现不是他自己想象的世界。同样是说英语,文化却大不相同。英国人讲究文化,美国人在乎市场。在伦敦,说这条鱼是什么价钱,就是什么价钱,在纽约,每次看到前来买鱼的中国人,都得把价钱喊高,然后再让对方砍个价,这样才有可能成交。
 
    可惜的是,他在纽约几乎快把钱亏了一半。他按在英国的经验去贩鱼,结果是守了几天,却卖不出去。接连亏损。
 
    好在这老头儿有一股子不服输的精神。下雪和冬天,他守在码头,夜里等候捕渔归来的船只。一场暴风雪,把其他小贩都挡回去了。只有他,坚持在夜里守着。这一次坚守,挣了一些钱,把前面亏损补回来了一些。
 
    第二个试验国家是墨西哥,他改行贩卖辣椒。他相信辣椒是当地人最离不开的蔬菜。雇了一个司机,开到了一千多公里的地方去找农民买。回去后,价格大跌。他卖出的价格比他买的时候还低。
 
    第三个国家是印度。他贩卖苹果。一次又一次,让他知道了世事艰难。
 
    最后,他带的钱大约亏损了一半。
 
    回伦敦的路上,他在感叹:文化不同,所带来的结果,大不一样。
 
    我不知道这些想转行或面临转行的同行们,是否会遇到这个鱼贩儿的情况。换了环境,也许会有些困难。但愿他们一切顺利,挺过难关。
 
    四
 
    我摸相机,是因为当年读了警校。学校里的刑事摄影课是刑事侦察课里的一部分。大约是1991年左右,我的老师武建国带我正式接触了摄影。那时相机似乎是一件奢饰品,能拿个相机出去拍照,似乎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。
 
    再后来,参加工作。除了白天上班,晚上就是给行业报写稿子。我那时遇到了几个行业报的好领导,其中之一就是新生报的黄锋。他的文字好,照片更好。稿费也定的高。各种诱引下,拍新闻照也就成了自己的一项选择。
 
    庆幸的是自己买了相机,也把拍照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。否则,家里是没有办法留下那么多影像的。谈朋友、结婚、生孩子,庆幸的是这些事情都用影像的方式留下来了。
 
    现在想想,那个时候不叫摄影,应该叫照相。
 
    几年之后进了地方报社。再进了省城的一家都市报。那个时候,摄影还是凭着感觉走。很多时候,我觉得自己象一个按快门的机器,每天都在重复自己。
 
    所以,在2003年,就去了上海。
 
    五
 
    那个时候老岳是我的部门领导,很有激情。每天早上看他在办公室。夜里我们离开时,还看他在办公室。老岳和C副总一起,制定当时报纸新闻照片的四个标准:
 
    图解类照片。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看到的那种图为。。。之类的东西。画面说不清楚,一定得加上这类文字才能解释清楚。这类照片是最差的。
 
    信息类照片。
 
    信息+联想类照片。图片能传递一定的信息,更能传递一定的联想。
 
    情感类照片。一张照片能带你进入大喜大悲的状态里去。情感类照片永远是最好的照片。它不怕重复。这是最照片的最高境界。
 
    上海闪电张健摄
 
    美国财长高剑平摄
 
    看展览刘行喆摄
 
    消防演习王炬亮摄
 
    湖南大水鲁海涛摄
 
    哈尔滨水慌许海峰摄
 
    那个时候才明白。摄影不是靠镜头的夸张扭曲变形来吸引人,而是要靠在现场你发现不一样的角度来吸引别人。
 
    股民安光系摄
 
    幸亏,那时还遇到了一批高手:老许、江松、旺旺、海涛、张驰、炬亮、剑平、洪斌、刘林、牟雨、刘春。。。等,请原谅我无法一一说出他们的名字,但我们从他们的身上,学到太多太多。
 
    六
 
    那个时候学摄影,还是在领导和部门的同事们敲打下一步步朝前走。
 
    比如,我不会用闪光灯。比如我的照片里没有色彩。比如我的照片没有形(通俗地讲,就是你拍个杯子的形状要象个杯子,有一定的条块在画面里)。比如,我拍摄的人物没有表情。再比如,我的照片没有紧张感。不动不拍,成为一条准则。
 
    放灯安光系摄
 
    那个时候整个部门,就是疯狂地模仿路透社的照片。大家视为圣经一般,拼命摸仿。
 
    江南春安光系摄
 
    2008年,我去了大连,在一个英国大学的摄影研究生班里全职读书。这才发现,光有影像是不够的。
 
    再婚家庭安光系摄
 
    地震灾区的精神受伤者安光系摄
 
    那年夏天,我跟班上的同学来到英国。40多天时间里,让我的人生从此被改写。
 
    住下来后我才发现:一个小城市里最好的建筑,是博物馆、美术馆、图书馆和教堂。而我们国内到处可见豪华酒店,却是很少见的。最好的东西,全给了精神层面。
 
    一起同行的同班同学老石,是个画家,也是大连一所大学的院长。每天跟他看画和各种展览,才发现自己知道的太少太少。他总能用一两句通俗的话,把事情说透。
 
    比如,他说小弗洛伊德的画,为什么画的人们青筋暴露,人的头发象刀子一样锋利,那是因为他想反映人在工业时代,机器对人的压迫。
 
    LucianFreud作品
 
    也同样是班上的同学,当年我们在讨论摄影还能不能成为行业时,说了一句话:就象蜡烛,电灯出现后,它只是供人们过生日时使用。
 
    当年我问他时,是因为此前看到六、七岁的女儿,已经可以拿着我的大相机,给我和爱人拍合影。拍出来的照片,清楚、生动。我已经预感,摄影记者的一部分工作机会,有可能会被非专业的人员剥夺。
 
    现在看来,这么多的摄影记者想转行,当年的担心看来没有多余。
 
    八
 
    后来去了美国,当访问学者。
 
    在美国访问时,受到的最大剌激,不是技术,而是理念。
 
    比如,去了美国之后,才发现,只要你的签证通过,你的妻子和孩子的签证,都是无条件通过的。因为,他们的基本理念是:丈夫与妻子在一起,父母与孩子在一起,是天经地义的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,留守儿童是个好的选题。因为,按照美国这种基本的理论,这么多孩子常年和父母不在一起,其心理上,包括父爱母爱在内的很多东西是缺失的。在缺失一些最基本父母之爱的这些孩子,一方面,有可能再次成为社会廉价劳动力,同时也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社会中的危险元素。
 
    我也知道,中国农民工是一个多么大的题材。同样是在工作,他们有极少的生存福利。他们不能跟孩子在一起。他们不能夫妻团聚。一个正常人所拥有的亲情、性都没有了。除了挣钱。
 
    他们的面孔,应该是很不一样的。
 
    献血民工许海峰摄
 
    所以,从摄影的角度,是值得纪录的。
 
    比如,在美国学开车。遇到行人闯红灯,即使是行人错了,在司机面前,他们的行路权也比任保司机要高。强者给弱者让路,这才是一个正常社会人们认可的秩序。
 
    比如:美国人极少吃带剌的鱼。所以,湖里鱼很多。办一个钓鱼证就可以随便钓。钓到大鱼,请拿走。如果钓到一定尺寸的小鱼,请放回湖中。否则,是会被处罚的。保护弱小,依然是准则。
 
    比如:孩子刚去美国,语言不好,是不需要家长管的。学校每周会有专门的老师用一定时间来辅导孩子英语。孩子交给学校,家长就不用管了。开家长会,学校是会派中文翻译坐在你边上的,不论你英语好坏。因为,学校需要家长能准确理解学校传递出来的信息。
 
    比如:路上开车,撞到动物,请不要自己救助。站在原地打电话,会有专门的人员来救助。
 
    用专业的知识和人员来保护弱小生命,也是美国精神。
 
    我有一个朋友两口子在美国读书。其岳父在美国帮着带孩子,顺带在美国医院里做了心脏手术。2万多美元的手续费,根本无法支付。老人家让中国开了个证明,证明自己的收入是低于当地平均收入的。后来医疗费只需要交十分之一,让在了他女儿的账上,每月还100美元,两年时间还清。弱者是可以得到保护的,无论你是不是当地人。
 
    一年经历,让我在思考:如果拍东西,技术是一方面。对社会的认知是另一方面。美国这一年,让我知道在中国,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可拍。
 
    我知道,摄影不仅仅是与技术有关。它跟我们的认知有很大关系。如果我们对社会认识不清,就无法拍照。
 
    九
 
    再后来,来了英国。再后来,又读了一个摄影研究生。直到今天,我仍然觉得,自己要学的东西,太多太多。摄影是个无底洞。学的越多,发现自己知道的越少。
 
    媒体的变局已经形成。就传播而言,现在到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只是,我们太习惯了传统报纸的思维,变革起来,真的困难。
 
    报纸已经完成了新闻的告知功能。一批不以摄影为生,但以摄影为乐的人们,随时随地在等候着突发事件的发生。很多年以前,黄文老师的预测,很准。
 
    要么成为艺术家,让自己的作品走进画廊;要么转为视频记者,去适应这个新媒体时代。
 
    十
 
    而你们呢?手里有各种专业或非专业设备的发烧友们?现在的设备已经能够让你们拍出很清晰的照片。你们还需要学吗?
 
    我无法回答。
 
    如果学,我们该怎么来学?
 
    试试以下的建议?
 
    1)找一个画家,跟他学最基本的用光、构图等美学最基本的知识。如果有可能,需要了解一些最基本的美术史。
 
    2)找几个大学老师做朋友。社会学、心理学、人类学、经济学甚至哲学老师都可以。请他们从他们的视角,来看看当下的社会。也许他们认为有争议的地方,就是你要拍专题的功入角度。
 
    3)找一个摄影技术大拿或专业的摄影机构,跟他们学摄影技术。
 
    4)相信自己的自学能力。现在网络已经能提供足够好的学习资讯。相信自己,是你未来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。
 
喜欢的话就关注:www.6382018.com 或者 威尼斯人客服 即可获取更多有关内容及资讯!谢谢大家!